她,叫小婧。

   一个很敏感、内秀的小女孩。

   昨晚晚修后,她在黑暗中偷偷地把一张纸条递给我.还很神秘地、面带微笑地对我说:“谢谢你!”。我一脸的诧异。

   借着微弱的路灯我迫不及待地打开,阅读。

   我感谢你,

   就如同老人感谢沧桑,

   是它让老人变得稳重。

   我感谢你,

   就如同诗人感谢袅娜过眼的云烟,

   是它让诗人涌出纯净的诗意。

   我感谢你,

   就如同哲学者感谢虔诚的目光,

   是它让哲学者觅到真理的源头。

   我感谢你,

   就如同独行者感谢一蓑烟雨,

   是它让独行者更冷静淡定。

读着她写给我这首文采出众的小诗,我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她的文学天赋用语文老师的话来说是天才式的,她的勤奋好学是班上一流的,她的听话懂事是每个老师都满意的,她的优秀是每一个同学都羡慕的。但这次的考试她只考了一个中不溜秋的分数,连平日比她懒、不够用功的同学都大大超过了她,这对于聪明好强的她而言是难以承受的,换成谁都难以接受这令人扫兴的事实,毕竟上学期期考这样就罢了,这学期段考怎么分数又惊人的相似呢?

出于对她的钟爱和担心,我取消了原本晚修讲评卷子的计划,先表扬了几个进步大的同学,接着对几个相对努力但没有考好的学诚恳道歉,“蔡老师对你们关心不够,没有帮助你们找到学习政治的好方法,下一阶段我们一起来共同想办法,好吗?”

   同学们都感到不可思议,这根本不像我平素恨铁不成钢的风格,我也很纳闷自己为什么会突变教育方式。我指着讲台上的小乌龟(我从家里带来的)心平气和地对大家说:“其实大家不要看重卷面上那些分数,它会摇身一变的。你们看就像这只小乌龟,在去年寒冷的冬天,我想让这只乌龟伸出

头来,用尽了我所能想到的所有办法,敲它,打它,拍它,却怎么也未能如愿,乌龟就是连动也不动,气得我以为它死了,准备要扔掉它,可是淘气的儿子帮我把那只乌龟放到了一个暖炉旁边,过了一会儿,那只乌龟你们猜它怎样了?它活了!

   其实它不曾死过。只要你不死心,比如小婧,你是很有潜力的,你的分数虽然和大家看起来有一定差距,其实你和大家仍是同一个档次的,因为你有一颗不懈努力的心,就会像小乌龟一样因为合适的方式,因温暖而渐渐地把头、四肢和尾巴伸出了壳外。”

   也许我这个温暖的比喻,也许我在孩子们没有考好时不是板着面孔斥责训骂、威胁恫吓,不是冷冰冰的寒霜,使人噤若寒蝉。小婧再一次如释重负,再一次对我们老师满含期待。

   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我们跟他们生活在一起,给孩子一缕春风,孩子会还我们一个春天。教育最重要的,就是让孩子保持一颗被阳光普照的温暖的心。学生渴望老师的爱犹如禾苗需要阳光和雨露一样,犹如小乌龟渴望暖炉一样,学生只有感受到教师的善意和真诚的爱心,才能乐意接受教师的教诲。做一个温暖的教师,用我们的善良温暖孩子;用我们的欣赏鼓舞孩子;用我们的宽容给孩子成长空间;用我们的期待成就孩子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