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柳州市教育圈和文学圈,民进会员、八中的副校长蔡雪静小有名气。熟悉她的人都被她对教育事业和文学的执着而钦佩不已。自她走上教师岗位以来,二十年如一日,笔耕不止。工作之余,文静内秀的她最大的爱好就是用手中的笔书写教育随笔、教学论文,写新闻稿件、散文小说,还写反映社情民意的提案、建议。如今这100多万字凝聚起来如一枚枚动人的果实,绽放起来又好似一朵朵含着暗香的马兰花。 

  教学有特色  科研出成果 

  在教学上,蔡雪静对所任教的科目认真钻研,并善于虚心吸取他人所长,认真备课,打破常规,带给学生们的是生动、快乐、富有创意的课堂。学生们都非常喜欢她,喜欢把她在课堂上讲的那些趣事跟父母分享,喜欢喊她菜花姐,蔡姐,甚至不少家长也这样称呼她。快乐的教学,融洽的师生关系成为她工作的信条。针对蔡老师特别的教学风格,《柳州晚报》在2010年10月8日还进行了专题报道——《主流学校的非主流教学》。多年来,蔡雪静坚持着自己的教学风格,获得了一系列的荣誉:广西优秀政治教师、广西民进先进教师、柳州市五一巾帼标兵;国家教育部重大课题——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案例比赛全国一等奖,全国新课程初中思想品德课教学观摩活动一等奖。 

   “很佩服蔡老师那种埋头写作、坚持思考、不断突破的精神,以及文章里那种积极向上、春风化雨的质感”,谈起蔡雪静,圈中的文友这样评价。蔡老师文笔老道而不失灵动,充盈着诗的韵味,以这样的方式所撰写的论文,总能够获得青睐:由她撰写的德育经验汇报材料——《让德育散发迷人的魅力》、《让学生做一名保持生命内在美丽的智者》曾获得柳州市市委宣传部、文明办领导的好评,并连续两次代表学校在柳州市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经验交流会作专题发言。在2007—2009第二期广西园丁工程A类教师培训总结中,文采斐然的她代表文综班的专题发言《与心灵舞蹈》,获得了广西教育学院、广西教研部、广西园丁办领导和全体导师、学员的高度评价。2012年,她在国家级核心刊物《班主任之友》上发表文章——《把我的真心放在你的手心》,2013年出版了个人教育专著《寸心若兰》,先后有40多篇教学论文、案例、课件分别获市、自治区、国家级奖励、100多篇教育随笔、教育故事、教育新闻、学校管理经验、教学心得文章发表于《演讲与口才》、《基础教育研究》、《中学生时事政治报》、《演讲与口才》、《21世纪园丁工程培训优秀成果集》等刊物。 

      用心担当 认真履职   

  作为第十届政协委员,民进市委会第八、九、十届市委委员的蔡雪静,在立足本职工作、争创一流业绩的同时,始终牢记使命,认真履职。她积极参加民进市委会提案征集会、专题调研意见会以及市政协组织的各种座谈会、调研考察参观等活动,围绕市委、市政府的中心工作,用心担当,认真调研,撰写提案、社情民意信息、积极谏言献策,较好地履行了作为政协委员和民进会员参政为民的职责 

  2009年,蔡老师作为子课题负责人之一,承担了民进柳州市委的议政调研课题《柳州市基础教育结构优化,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研究》初中教育发展的子课题研究。2010年还参与了市政协常委重点课题调研——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蔡雪静把对教育学生、教育孩子的“用心”延伸到对教育事业乃至社会公共事务的关注和思考:参与市政协专题调研,在对于农村义务教育集中办学进行深入观察思考后,提出自己的真知灼见;参加“送教下乡”活动,为一位坚守在农村中学的校长而感动,对促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有了新的设想;水上狂欢节期间遇到一对陌生的外地夫妇,热心当导游,做柳州闪光的名片......正是怀着这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她在担任市、区两级政协委员期间,先后提出提案40件,其中《关于将柳州市窑埠街小学建成市级红色教育基地的建议》、《关于建立雾霾天气应急预案的建议》、《关于着力打造柳州龙潭公园民族风情园的建议》等提案建议都引起了提案办理单位的重视和采纳,其本人被评为柳州市优秀政协委员和鱼峰区优秀政协委员,获市政协“委员博客之星”、首届柳州政协博文大赛一等奖等荣誉,在履行委员职能、推动五美五好柳州建设中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 

  作为八中支部的宣传委员,蔡雪静还积极撰写宣传报道以及统战论文等。2007年至今,每年她都被评为民进宣传信息、参政议政先进个人,并有多篇统战论文获奖。 

  蔡雪静作为柳州市作协理事、本市有一定影响力的女作家,自当选市政协委员以来,便注意充分利用博客了解民情、民意,履行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职责。她的文字温婉、思路清晰,博客的点击率很高,曾连续两届荣获市政协“博客之星”称号。她的博客“粉丝”一直不少,特别是关于教师和学生的话题,引发许多人的共鸣。2010、2011连续两年关于我市两会期间的报道——委员手记专版,都是由蔡雪静负责撰写,短小精悍、令人回味的手记深受大家的一致好评。 

   在教育战线上已走过了19个春秋的蔡雪静,如今已是柳州八中的副校长,她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成绩,却依然很谦虚地说:“我除了会教点书外,别无所能。”